Google 大变身背后,是贪玩学霸要成年

2015年08月11日 观点 评论关闭 阅读 380 views 次

来,大家打开浏览器,键入“abc.wtf”,会链到一个神奇的网站,刚好,同名的 abc.xyz 则是另一家与之直接抗衡的巨无霸新公司  Alphabet 的官网。

我想大家都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了。

Google 刚刚宣布了重大人事变动以及股权结构变动。Google 的两位创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成立了一家名为 Alphabet 的控股公司,Google、Calico 以及其他 Google X 项目等将成为 Alphabet 的子公司。

贪玩学霸面临的竞争并不小

在所有的科技巨头里面,Google 可以说是最不务正业的。苹果一直经世致用,丝毫不会去理会登上月球,长生不老这些事情,微软的实验室里有不少的黑科技,但是也都务实和严谨许多。Google 就不一样,你很容易搞清楚什么是 Google 赚钱的主业,但是你很难搞清楚 Google 到底有多少不赚钱的副业,你更难搞清楚的是,这些副业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赚钱。

依靠搜索支撑起来的广告业务,Google 可谓是衣食无忧,财大气粗。但是作为 Google 的两位创始人,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从一开始就没想着做什么暴发户,在 Alphabet 的官网上,Larry Page回顾了 11 年前他们创立 Google 的初衷:

“Google 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公司,我们从没想过只搞一件事,我们会做一些有很高投资价值,或者离我们现有业务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小赌注给你们看。”

创始人的气质决定了,他们的公司不会是循规蹈矩的那种,即便搜索和广告如此赚钱,即便 Google X 或者 Calico 这些会烧很多钱,而且很多都不有结果,但是 Google 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了。这就像是一个贪玩的学霸一样,他用一半的精力就可以取得如此成就,另外一半精力在鼓捣一些常人看不懂的事情。

但是 Google 所处的环境不是校园,而是竞争激烈的市场当中。abc.wtf 这个域名跳转到 Bing 这个梗其实也有现实意义,在前不久的微软财报中,微软特别提到 Bing 在美国的搜索份额超过 20%,和 Google 的差距进一步缩短,虽然差距依旧非常大。而根据 comScore 的数据,Google 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经跌至 64.4%。虽然不同的统计机构给出的数据稍有出入,但是基本的共性就是,Google 的份额在一点点地被竞争对手蚕食。

由于 Google 在各个领域和其他巨头都有竞争关系,所以我们可以看到 Google 的对手们开始合纵连横了,比如 Chrome 的对手 Firefox 就将默认搜索改成了 Yahoo,而更早的时候,Android 的对手 iOS 则将 Siri 的搜索改为了 Bing。

而在 Google 赖以生存的广告业务上,也遭受了 Facebook 等对手的进攻。以移动广告为例,曾经是 Google 和 Facebook 占据了这块蛋糕中的三分之二,如今二者的份额只占这个越来越大的蛋糕中的一半。另外一场和 Facebook 的直接对话中,Google+ 是以失败而告终。

当然,Google Glass 等产品的受挫,也给 Google 敲响警钟:虽然兵精粮足,但是也不能总这么折腾啊。

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是 Google,也需要打起精神来,虽然财报连连报捷,但这一年来 Google 的股价其实算相对平稳,不似过往高歌猛进。

勇于自黑的 Googler

在 abc.xyz 网站上的公开信中,第八段的第三行藏着一个彩蛋,点击 effort 后面这个句号,会跳转到美剧《硅谷》中的虚构企业 Hooli 的 XYZ 实验室的主页。

1

在《硅谷》中,Hooli 是作为反面企业出现,而 XYZ 实验室也总是鼓捣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编剧意在影射 Google 的 Google X 实验室。刚好,Hooli 也在影射 Google。

2

所以这下子,两位创始级 Googler 在新网站中藏这么一个彩蛋勇于自黑也是颇为幽默,而幽默背后,还有更值得探讨的东西。

其实华尔街对 Google 有不满

在公开信中,Larry Page 表示,现在 Google 运营得很好,但是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做得更透明,更清晰有调理。他们自己给出成立新公司的理由包括:

  • 完成更多伟大的事业
  • 着眼长远
  • 让优秀的管理者和企业走向繁荣
  • 给予我们发现的机会和资源充足的投资
  • 提高现有业务的透明度和监管力度
  •  让 Google 在更专注视野下也能有更好的表现
  • 作为上面所述目标的结果,我们希望尽可能地改善更多人类的生活

这些更像是在回应华尔街,一直以来,投资人对 Google 各种“不务正业”有所不满,也认为这些业务会让 Google 不透明不专注。前 Googler 李开复在其朋友圈总结了 Google 两位创始人成立 Alphabet,让 Google 成为子公司的四条原因:

  • 回应华尔街批评公司不专注不透明(投资健康、长寿、汽车领域),提供各个子公司运营数据
  • 降低 Google 之外领域负面影响主营业务(如汽车业务导致的亏损、诉讼等)
  • Google 品牌用于互联网业务,别方面业务应有别的品牌
  • 内部升迁机会(如 Sundar Pichai 成为 Google CEO)

其实可以这么认为,Larry Page 给出的是“情怀版”,而李开复给出的是“现实版”。那么我们来看看,新的 Alphabet 公司的架构:

  • Calico (长生不老研究项目)
  • Fiber(高速网络项目)
  • Google(搜索、地图、YouTube、Android,、广告和应用)
  • Google Ventures(风险投资项目)
  • Google Capital(投资基金)
  • Google X (自动驾驶汽车、Google Glass、Loon 气球网络、Moonshot 登月项目等等等)
  • Life Sciences(生命科学项目,如血糖监测隐形眼镜)
  • Nest(恒温器等智能家居项目)

得益于 Google 的这次变动,让我们对于它的架构有了更为明晰的认识,但是上面还不是原 Google 的全貌,包括一些其他项目,如 Project Fi 这个虚拟运营商项目的分组仍未可知。另外,YouTube 虽然分在 Google 之中,但是相对独立运营,有自己的 CEO Susan Wojcicki。

由一个大公司的项目制和部门制,变成了一个大型控股公司的子公司制,也意味着各个子公司(原来的项目和部门)之间的独立性更大。Larry Page 说:

“我们的模式是为各子公司找一个强力的 CEO,而 Sergey 和我则会为他们服务。我们会严格控制资本和任务的匹配,保证各个子公司都能很好地执行。我们也会保证每个子公司的 CEO 都是最好的,并为他们确定薪酬。另外,新架构下我们将以各子公司为单位汇报经营情况,Google 也将提供自己的财务报表,与其他 Alphabet 业务分开。”

[知乎则也]从 Google 内部获悉,在原有的架构下,很多业务有一些相互的影响,比如 Google 对 Calico 长生不老研究项目投入了巨资,但很长时间都不会有回报,并且和 Google 的核心业务偏离太大,但是两位创始人又相当看重。去年的一份公开信中,Larry Page 对抗死亡当作是未来 Google 的五大要务之一。另外,Google X 实验室则受到 Google 核心业务的拖累,由于并不直接盈利,会对资源分配有影响。

如果说开头提到的竞争中,Google 依旧处在一个领先位置,并不需要有太多担心的话。那么后面资本市场的不满,两位创始人又总是梦想星辰大海,还有 Google 内部在愿景目标盈利等因素有着巨大的分歧的情况下,其实他们更应该采取现在的这个多子公司架构,让赚大钱的更专心赚大钱,让搞研究的继续来搞研究,将权力下放,让能人上位(Sundar Pichai 成为新 Google CEO)。而两位创始人则只做一件事:严格控制资本和任务的匹配。

对于经历了健康危机的 Larry Page 来说,新的工作压力会更小,对于志向远大的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来说,新的位置着眼更为长远。正如公开信所言,G is for Google,而新公司 Alphabet 则意为字母表,暗示未来这个公司旗下,会培育出二十多个像 Google 这样的公司。

最后透露一下,abc.wtf 这个网址更像是个恶作剧,并不是 Google 方面所为。

 

题图来自:digitaltrends

(更多互联网科技,请关注[投名状]微信公众号: topsage
我们的博客:【知乎则也】

Copyright © 知乎则也 保留所有权利.   优品汇 Ality主题 京ICP备1404616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