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间总会悄悄打听薪水,一位 Google 员工干脆在网上公开了

2015年07月23日 商业 评论关闭 阅读 639 views 次

通常认为,同事间相互打听、谈论薪水是不礼貌的,特别是在非常注重个人隐私的西方。一位 Google 员工在内网公开了自己和同事的薪水,会有什么后果?

Erica Baker 是 Google 的一位前员工,当她还在 Google 的时候,某天和前同事们聊了下天,刚好聊到了薪水,顺带建了个在线的电子表格。大家七手八脚就把自己的薪水填了上去,而后 Baker 将这个表格复制到了 Google 的内部社交网络。让她没想到的是,越来越多的 Google 员工自发地把自己的薪水填进了表格并且将表格分享了给同事。用她自己的话来说:It became a thing。

她的主管知道后不高兴了,把她找去了喝茶,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因为没有哪条法律规定员工们不能公开谈论薪水。在她离开 Google 前,大约有 5% 的员工在表格填上了自己的薪水。不少同事都认为她这样做并没有错,甚至还有人称她为“superhero”。

像 Erica Baker 这样子在网络上公开薪水的个体不止她一个。今年 5 月,一位名为 Lauren Voswinkel 的程序员在 Twitter 上建立了一个标签 #talkpay,鼓励人们在网上公开自己的薪水。看到 #talkpay 这个标签火了之后,一位软件工程师 Theo Negri 上线了一个数据库,里面包含了拥有 H-1B 签证和绿卡的外国员工薪水信息。

说到底,这些例子都指向了一个核心问题:薪水应不应该透明化?

一家数据分析领域的创业公司 SumAll 是薪水透明化的坚定支持者和执行者。SumAll 的 CEO Dane Atkinson 认为与其让员工私底下偷偷打听同事的薪水,还不如大大方方公开了。他同时还坦言,薪水透明化加大了他们的工作量和压力。大多数员工只会关注薪水的数字,而不会分析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他们要花额外的时间和精力去解释,那位员工因为大大提高了销售额,所以值得获得更多的薪水。

虽然工作量和压力增加了,但薪水透明化带来的利远大于弊。薪水透明化让员工避免相互猜疑,省下心来专注于创造价值。Atkinson 还宣称,薪水透明化让他们的招聘更加容易,员工都乐意在一家公开透明的公司工作。

和 SumAll 一样公开薪水的还有社交媒体工具公司 Buffer 以及手游公司 Weeby.co,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创业公司,员工规模小,像 SumAll 员工总数只有 36 人。在员工规模小的公司进行薪水透明化操作起来相对容易,而对于一个员工规模上千、遍布全球十几个国家的公司来说,薪水透明化更加像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好理想。

Google 的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拉兹洛·伯克(Laszlo Bock)就认为,像 Google 这样的大公司执行薪水透明化要冒着被认为薪水歧视的风险。比如向一名印度员工解释为什么他的工资只有工作量一样的英国员工的八分之一,这恐怕就很困难。

尽管越来越多的公司都加入了薪水透明化的大潮,但显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适合这么做。提供人力资源方案的 BDO 公司一位合伙人大卫•埃利斯(David Ellis)一语中的:

公司将薪水透明化面临的挑战是,不断消除恶意中伤和无端猜测的过程中,要确保得大于失。

 

题图来自站酷海洛创意

(更多互联网科技,请关注[投名状]微信公众号: topsage
我们的博客:【知乎则也】

Copyright © 知乎则也 保留所有权利.   优品汇 Ality主题 京ICP备1404616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