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单体”流行,无清单不传播?

2015年05月04日 观点 评论关闭 阅读 469 views 次

[知乎则也]注:从维基百科的一个个词条、一条条140字的微博,再到一条条碎片化的朋友圈状态,互联网上生产内容的形态一直在经历变迁。而现在,“清单”化内容正在影响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用户。“每个悬而未决的事情都必须存储于你的收集系统之中,而不是在你的大脑”,过去储存在每个人大脑“文件夹”中的事物逻辑,都可以“外化”为一张张清单。相应而生的各种清单类应用(半糖、清单-理想用品生活指南、轻单、豆列……)会不会重新定义互联网上的内容生产?

[知乎则也]记者也像“清单体”那样,提炼了关于“清单”流行的五个问题:

1. 为什么要聊聊清单?

《世界那么大,这辈子要去的50个地方》

《6 个助你夏天脱衣秀腹肌的动作》

《支付宝上这个月不忍直视的32笔消费账》

《Clear中永远也clear不完的10多项待办……》

《没发现我们已经被各式各样的清单包围了吗?》

《没发现越来越多的内容、事物正在被整整齐齐地排列进一张张清单?》

一条条140个字的微博,一条条碎片化的朋友圈状态,开启了“清单化世界”的大门。Timeline不是一条光洁无痕的line,而是一长串绵延不绝的list。我们从数亿用户中筛选除了关注的人,添加的好友,然后碎片化的世界便以列表的方式杂沓堆叠在我们面前。

不过,Timeline不能称作清单,因为除了时间先后之外,碎片信息的排列并无其他逻辑可言。它向我们展示了世界可以分割成一段段轻飘飘的碎片,但将碎片用逻辑之线串联起来,成为一张张清单,才是人的能动性之所在。

一个个词条成就了互联网上最大的网状知识库——维基百科;140个字的限制把信息切割成了插上蓝色翅膀飞向亿万粉丝的碎片;一个个问题勾引出了千万人头脑中潜伏已久的知识、经验、见解。

正如一切确定性的知识都可以装进一个个词条,一切短平快的信息都可以浓缩成140个字,一切个性化的经验都可以成为一个知乎回答……一切有逻辑关系的事物都可以用列表的方式来呈现。

 

2.清单为什么正变得无处不在?

清单可以做什么?既可以是个人逻辑梳理的工具,也可以作为结构化社会知识的载体。

早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清单已经是生活之必须。从个人角度,过年时的年货清单,红白喜事的事项清单,娶妻生子请客吃饭的亲朋名单,升学备考的参考书目;从社会角度,疑难杂症的药单,美味佳馔的食谱,古代女性的三从四德,社会主义的五讲四美。

而伴随着大脑的“外挂化”(Evernote创始人说,Evernote是人类大脑的外挂程序),“每一个悬而未决的事情都必须存储于你的收集系统之中,而不是在你的大脑”(出自GTD 爱好者的圣经《Getting Things Done》)。过去储存在大脑“文件夹”中的事物逻辑都可以“外化”为一张张清单。不仅仅是外化,GTD工具、思维导图工具、wishlist、记账工具等正在让我们随时随地爬梳脑中事物的逻辑,引导着我们将之“可视化”。

待办事项、购物清单、旅行攻略、怀旧歌单、应用专辑……各类清单应用再降低了“列清单”这种行为的门槛的同时,也轻而易举地get到了我们的计划、行踪、喜好、欲望。

对于移动产品来说,清单也是引导用户UCG、提高用户“沉没成本”进而增强粘性的一根杠杆。清单是鼓励用户自己组织碎片化内容,形成自己的collection的一种快速捷径。随着传统的分类结构、排行榜在碎片化时代正在慢慢失效,如何围绕用户喜好重新建立起内容的秩序?清单是不二之选。

而清单+follow,就形成了一种社会化推荐机制,是对排行推荐、算法推荐、分类推荐等推荐机制的一种补充。而且,也可以构建一个基于物物相连的社交网络。

网易云音乐、QQ音乐、虾米不约而同地把歌单置于歌曲分类的前面。云音乐甚至“强制性”地要求用户下载的每一首歌都必须加入一张歌单。下厨房首页呈现在用户面前的也不再是食材、菜式等传统分类,而是“我有一个面包机”、“我爱肉肉”、“果蔬狂魔之茄子”这样让人食指大动的流行菜单。

Pinterest的Board、Fancy的Fancy’d都是用户自己生成的“良品清单”,而加入了follow功能就使它比淘宝收藏夹“存存存”之外更多了“晒晒晒”的价值。

半糖、清单-理想生活用品指南(推荐类媒体)等虽然主打生活方式类的好物清单,然而目前走的仍然是编辑精选而不是用户生成。反而是知乎“购物推荐”类问题通过“一问N答”的方式形成了一张张逼格满满的购物清单,“知乎观光团”也成为淘宝上不可忽视的一股“买买买”势力。

暂且不提豆瓣2.0将豆列作为打破书、影、音之间的区隔,鼓励用户通过兴趣重新将1800万条编织成一张张兴趣图谱的“战略性武器”。已经有创业公司开始从山的另一面发动进攻,试图用书单、影单、歌单来取代手机上的豆瓣了。

“清单似乎是原始文化的典型产物,原始文化所致的宇宙形象仍欠精确,因此采取开列清单的办法,列举他们叫得出名称的宇宙属性,能列多少,就列多少,借以省掉为那些属性寻找层次或系统关系的工夫。”在《无限的清单》一文中,艾柯探讨了人类历史上艺术、文学、建筑、音乐等领域出现的“既实用又具诗性的清单”的意义与功用。进入了层级分类法(服装-女士服装-连衣裙)已经被搜索框所取代的互联网时代,我们列清单,是因为万事万物开始围绕着我们的需求喜好来重新排序,而不再受传统的层级类型的限制([知乎则也]编辑推荐参考《新数字秩序的革命》这本书)。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种事物的组织逻辑,如今,我们可以用清单来描绘出他们的兴趣爱好、我们眼中的世界。

 

3. 内容的清单化:无清单,不传播

内容的清单化早在产品的清单化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纽约时报》内部去年5月发布一份《数字时代革新报告》,其中将BuzzFeed的成名原因总结为3点:积极进取的社交网络推广、高度可分享的内容、试验性的新闻模式。

清单体(listicle)与小测试、短视频一起,正好构成其高度可分享的、试验性等3大特色。

在国内,微在、澎湃等都是把清单体玩的出神入化的新媒体。而清单体的大本营还是在微信,这或许就是中国的“BuzzFeed模仿者”们并未大红大紫的原因。

“24件初次约会可能遇到的囧事”、“21张图片证明跟狗一块睡是件不可能的事”、“小物件的33个聪明收纳办法”……这类文章想必你在朋友圈里天天见到。诸如此类带有猎奇、集锦、攻略性质的清单体其实已经不能算作文章,而是一块块碎片的松散串联,里面没有绵密细致的逻辑线索,没有前因后果的叙事说理,没有语言文字的编织经营,有的只是对鸡毛蒜皮或吉光片羽的归纳收集。

所以,清单体没有作者,而只有编辑。或者说,作者的角色降级为“整理者”,很多微信公众账号的运营者扮演的正是这样的角色。早在2013年,[知乎则也]作者魏武挥老师就指出:一个平台活跃度的核心,生产者并不是第一位重要的,整理者才是第一位重要的。

被数字“打包”后的碎片就像肯德基的“小食组”,会给人一种虚假的“满足感”(看,我一下子get到了15种约会新技能呢)。当不同的标题在信息流里拼抢关注度的时候,这种“读后收获可被量化”、可以“扫描式阅读”的内容总是容易脱颖而出,也更容易在朋友圈里引发病毒传播。

当然,朋友圈里流传的还有各种书单、文艺清单、穿衣清单、生活清单、旅行清单、思考清单……几乎到了“无清单,不鸡汤”的地步。 

 

4. 清单形态,会成就伟大的产品吗?

如果说词条成就了维基百科,140个字成就了Twitter,问答成就了Quora,那么清单这种内容组织方式会成就一款伟大的产品吗?

清单这种轻量、高效率、易传播、以轻载重的形式会和微博一样流行起来吗?除了上文提到的分散于垂直产品、新媒体、微信公号中的清单,会出现一个成千上万用户创造各种清单的综合平台吗?

《数字革命与2015新创业浪潮》、《快乐的15个习惯》、《苹果、微软、Google各自有什么优点、缺点和挑战?》,李开复在轻单(qdan.me)这家刚刚上线3个月的网站已经发布了3张清单。

今天刚刚上限不久的轻单(beta 2)和2011年刚上线时的知乎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前期都在互联网高端人群中内测;都获得了创新工场的投资和背书;辅一出生都自带耀眼的光环;都被认为创造了互联网上新的内容形态——虽然问答体、清单体早已不新鲜,但引入人的纬度,人的关系却有可能使这两种形式显示出更大威力。而且,轻单和知乎分工明确,一轻一重。知乎COO黄继新认为轻单恰是对知乎内容补充,后者的内容偏重,倾向于观点类。

不过以轻单创始人阿禅的理解,轻单与知乎并非井水不犯河水,将来或有一战,

“清单作为一种内容的承载形式,它可以承载榜单,可以承载经验,可以承载观点,可以承载待办事项,它的可能性并没有因为它的形式简单而变得狭窄。”

虽然阿禅说清单不仅仅是一种排版方式,但是“轻单”目前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它便捷的清单生成功能:不只是1、2、3、4的简单条目,更可以为每一个条目添加描述、链接、图片……如果说Twitter一开始还只有文字,那么轻单一上来便是“富媒体清单”,这虽然违背了“轻量”的初衷,却可以承载几乎所有的内容。

比如知乎的长篇幅答案,已经有轻单用户在把知乎上的答案用清单体重新改写了。比如,《从零开始,Sketch学习五部曲》这份清单就来自知乎《有没有 Sketch 相关的教程或者素材下载?》这个问题下匡雪婷的回答。知乎上有无数的答案可以被“清单化”,比如绝大多数问“哪些”的问题,甚至有人把《有一个性欲很强的女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下面的回答都搬到了轻单。

正如另一个轻单网(Qinglist)创始人张路宇所说的:早阶段的轻单网的最大增长潜力其实在于“提炼盗版内容”和海量内容的百度“SEO”。

轻单的“搬运”对象,除了知乎,还有维基百科(细数Kindle八年来的变迁史、希拉里·克林顿的那些「第一」)、Product Hunt(包括NEXT、mindstore、最美应用等国内一系列产品发现应用。轻单上已经出现了PH每日快报)、导购类应用(除了巧克力,情人节还可以送她这些)……

当然,清单并不是万能的,每一种形式都有其天然的承载边界。而且,用清单体重写(二次加工)知乎答案、维基词条、演讲发言等并非长久之计,如何引导、鼓励用户创建更多原生的清单,是轻单团队亟待解决的问题。

问题在于:在产品和全网内容都在快速清单化的大趋势下,我们是否需要一个综合性的清单网站呢?如果知乎的回答也支持“清单体”,如果清单编辑器成为所有写作平台的标配?

正如轻单用户iamtt的感觉,“好几个场景好像都有更适合的产品来替代:去旅行想知道当地十大美食,好像大众点评更合适;想了解某方面的知识需要一个书单,好像豆瓣更合适;想做一道菜需要准备食材清单,好像下厨房更合适;想出门购物怕忘了东西要准备的一个清单,一个实体纸条或者直接编辑一条印象笔记或者手机短信似乎就够了……”

而轻单一开始就走“富媒体清单”路线,为用户生成清单设置了较高的门槛,也违背了清单轻量、高效、无阅读负担的初衷。假如Twitter一上来就走新浪微博的臃肿式路线,它还能成为一款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品吗?

 

5. “人人都是整理者”的时代已经到来?

互联网上最早的用户清单应该是网络书签和收藏夹,其后又有 Instapaper、Read it later这样的稍后阅读应用,Evernote 这样的笔记类整理应用。新浪微博、知乎等内容网站上都有收藏功能。然而,这些清单主要是用于个人知识保存、管理、索引、查阅,它们是封闭的、单向的、无互动的。所以才会出现“被放入收藏夹的网站就像被打入了冷宫”和“read it later = read it never”这样的现象。

从个人网站收藏夹到hao123,再到“七个针对男女青年的科普网站”、“我常用的ppt模板网站”这样在轻单上流传的网站清单,个人的收藏夹正在变得社会化。个人的收藏正在成为对他人有益、对网络进行再组织的过滤器。

互联网内容生产向来都存在着二八法则。新浪微博上只有30%的用户发过微博,而知乎80%以上的用户从来没有写过一个回答。内容生产的门槛并未因为移动互联网的随时随地、碎片化写作而降低。

既然要做到人人都是内容生产者很难,那么,人人都是内容整理者呢?关于整理者的问题,两年前就在[知乎则也]上引发过热烈讨论,但两年后的今天仍无定论。

 

刚刚发布内测版的知乎日报3.0喊出了“人人都是主编”的口号,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创办自己的主题日报——即文章清单,可采集的范围不仅限于知乎回答,而是互联网上所有的优质内容。每一个主题日报都可以订阅(follow),可以转推。这是知乎试图将“收藏”功能发扬光大,提高透明用户(零关注、零提问、零回答的 “三零用户”占到知乎用户的59.65%)的参与度,去中心化(近千名大牛吸引了知乎用户一半的目光)的一次尝试。

这一做法与年初亮相的豆瓣2.0异曲同工。豆瓣2.0将2005年推出以来一直不温不火的豆列提升为豆瓣移动端的核心。在豆瓣 2.0 app 上,豆列变成了主要的内容展示形态。打开app,你所见到的,基本是别人整理过的豆列,有着明确的主题,并以围绕主题所搜集、整理的大量内容。

和知乎日报3.0一样,豆瓣2.0的野心也不止是对站内内容的再组织,而是要鼓励用户将网上的优质内容装入豆列,用兴趣图谱来“重组”互联网内容。就像微信公号正在把内容源源不断地“搬进”微信这个封闭的花园一样。

你可能会很喜欢在朋友圈里转载“买或不买Apple watch的10个理由”或者“15个最适合带父母旅行的地方”,我们想问的是,你已经做好准备自己动手列一张清单了吗?那么也不妨写来[知乎则也]试试。([知乎则也]记者张远/文)

(更多互联网科技,请关注[投名状]微信公众号: topsage
我们的博客:【知乎则也】

Copyright © 知乎则也 保留所有权利.   优品汇 Ality主题 京ICP备1404616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