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APM何晓阳:运维不该这么苦,人与机器各有所长

2015年04月29日 观点 评论关闭 阅读 725 views 次

APM

(本文来自[知乎则也]特色栏目“创业者说”)

[知乎则也]有一档“坏消息”栏目,定期关注行业里那些不大愉快的事情,除了巨头撕逼、风口抢位、创投黑幕之外,另有一类牵涉到用户体验的应用服务异常事件也经常被列入榜单:昨天微博服务异常无法登陆了、今天谷歌DoubleClick又大面积服务中断了、后天可能另一款像“足记”一样火爆的APP同样也遭遇后台崩溃难题了……

在OneAPM创始人何晓阳看来,类似上述“坏消息”牵涉到的性能优化难题,APM都可以有所作为。他引用客户的话称:

“这有点像老中医加CT机,APM让计算机从海量症状信息当中判断出来病因,随后人负责开药,人和机器融合起来,各自做其所擅长的事情,之前依赖人和人配合,靠庞大的团队也很难搞定的事,现在可能一个人加上APM就搞定了。”

 

为何笃定APM创业

APM全称Application Performance Management & Monitoring,中文译作应用性能管理,要解决的是运维的问题。在没有APM之前,单机时代的开发和运维在查找bug和性能瓶颈的时候要费时费力的单点调试。

近年来分布式的程序部署让调试工作更难解决,同时中国的程序员人力成本在上升,APM对客户来讲就有了很好的投资回报率。何晓阳认为APM会逐渐把很多低级、重复的劳动给替代掉,促进开发、运维和QA这三个群体的融合。

何晓阳早期的职场经历奠定了他现在的APM创业方向,他早年在东方通工作。他回忆称,“我原来在东方通的时候是卖应用服务器的,但用户在使用时经常会出现业务缓慢、崩溃等问题,他们就需要确定到底是自己的业务块有问题还是东方通的应用程序出了问题。东方通经常会面临客户的质疑,也要查自己产品的性能状况,但又无法证明自己的程序没有问题:程序运行在客户的主机里,东方通这边没有办法判断运行情况。”

他开始琢磨一个问题:什么东西可以解决这个头疼的问题呢?那就是APM,

“它可以充当一个非常公正的裁判角色,它告诉客户就是这行代码慢了,APM可以证明业务逻辑问题在哪里,它提供了业务执行场景的完整拓扑图和切片、留存,看一眼就知道症结所在。”

而当时的东方通并没有APM服务,往往借助于第三方服务。何晓阳觉得“应该做一个自己的APM”。

从东方通辞职后,何晓阳在另一家美企应用服务器厂商BA System待过一段时间,这更让他感到这种痛苦。当时BA的应用服务器卖得要好,再加上中国的软件并发量非常大,所以用户的质疑声也更大,公司天天在处理这种故障质疑。所以当他从BA System出来后选择了创业,在APM领域。他认为选择做APM包含了自己的一些愿望,

“我认为运维不该这么苦,开发程序、跟踪程序、调试程序不应该这么苦,程序员不应该通宵熬夜加吧或者晚上十二点被电话惊醒然后去查bug,有些事情让让计算机来干比让人来干苦工要好很多,这些苦工我们都干过,觉得这个事太苦了,APM要搞定这些事情,提升幸福感。”

这位对字节码和类装载技术有持续深入研究的创业者表示,APM的重要性处在上升通道中,有了软件,就有APM的用武之地。他引述马克▪安德森的话: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

“只要你的业务是要运行在软件之上的,只要你的业务是以软件作为承载的,都需要APM。从硬件与软件的发展状况对比中就能看得很明白,统计图表显示硬件的全球出货量是一个上升又开始下降的曲线、但软件则一直是上涨的曲线。”

目前大多数200人以下的创业公司在定编时并不会有专门的性能测试职位,很多企业会选择APM服务来代替性能测试工程师。拥有性能测试工程师的大公司也需要APM工具来辅助解决问题,他透露,淘宝测试部门也是oneAPM的客户。

 

一个企业级服务公司的融资境遇

从2007年一个人在国内APM领域惨淡经营到今天的170人团队,何晓阳数年间见证了国内企业级服务市场的变化过程。在2007至2012年的五年时间里,技术研发的事都是他自己来摸索,2010年的时候公司迎来第一个员工,研发团队直到2011年才正式建立,第一个研发同事是自己的大学同学何冰清,之前从事军工领域,简历目前为止还没有解密。“公司真正的技术突破是在2011年底,当时做到了villy6.0,是两三个人做出来的。”

蓝海讯通(OneAPM产品所在公司)在2011年至2012年一直是一个仅有十几人团队的小公司,没有获得融资。按何晓阳的说法,那时候VC是不投企业级服务的,即便投企业级,也是投像CRM、HRM之类,对于我们这样的基础软件领域,很少有美元基金会去碰。

2013年OneAPM产品问世,2014年1月完成A轮融资,同年9月又获得了经纬中国和成为资本联合投资的7000万人民币B轮融资,2015年的3月,OneAPM已完成规模为数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经纬中国仍在投资人当中。

何晓阳谈了当时与经纬中国接洽的事,

“13年七月份的时候从朋友那里拿到100多万人民币的天使,然后就开始招人了。13年8月26号,我们发了一个帖子,说要招架构工程师,帖子写得很高大上,说我们已经拿到天使,马上要拿A轮,但其实那时候A轮还没影呢,你知道(行业里)大家都这么干的。”

巧合的是,经纬中国的熊飞当时逛论坛看到了OneAPM的招聘帖子,第二天打电话找到他们要聊一聊,当时他们聊了很多技术细节上的事情。后来俩家又谈了很多次,当时这对经纬来说也是一个挑战,“那时候VC是不投企业级服务的,即便投企业级,也是投像CRM、HRM之类,对于我们这样的基础软件领域,很少有美元基金会去碰的”。

据何晓阳讲,他们俩家谈了有三四个月,逐渐闹明白了OneAPM的思路,后来事情就很顺利了。

在投资OneAPM之后,经纬中国加快了其在企业级服务上的布局,“经纬当时讲,从来没有想到在中国会出现我们这样的项目,觉得我们可能会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方向。美国的企业级服务在2013年已经非常热了,当年IPO的公司里面,大概八成是做企业级服务的,2014年大概也是这样的比例。这样的逻辑在中国也是成立的,之后经纬迅速地布局了20家左右的企业级服务的公司,去年红杉投的企业级也大概是这样一个数字。”

摩根斯坦利对美国APM厂商New Relic近期所做的分析显示,New Relic面对的TAM(可用市场总量)加总起来是100亿美金至150亿美金,而整个APM所涵盖的包括performance、IT operation management、BI在内加起来是一个500亿美金的市场。何晓阳称自家公司真正开始做SaaS也就不到一年的时间,从2014年7月份开始。“在这之前原来很多用户无法使用APM产品,我们诉求就是要让这些程序员们知道应用出现问题是有药可治的,(我们)跟开发者和创业者是一个生态,在前期帮助他们,在后期谋求盈利。”

据透露,蓝海讯通在08年成立,10年6月份开始实际经营,2010年到2012年的收入都在五百万人民币至六百万人民币之间,从2013年开始有超100%的增长营收,今年预估营收将实现六千万人民币至七千万人民币,未来五年的业务增长势头相当可观,何晓阳希望在2016年能做到盈亏平衡,预计公司的D轮融资会在2015年底或明年年初。

 

国内APM市场的机会   

除了快节奏的融资引人注目,OneAPM近期还干了一件在行业里“出头”的事:在今年3月中旬,针对美国著名企业级IT服务和软件公司Compuware的裁员及退出中国市场一事,何晓阳高调推出“C to O”(Compuware  to  OneAPM)计划,引入Compuware的客户。他发文称Compuware收缩战线是因为内外交困,其在美国本土遭遇新兴公司挑战,而中国市场份额又遭以OneAPM为代表的本土企业蚕食。

他认为对于Compuware来说,中国市场的重要性远非其美国本土市场可以相比,

“Compuware首先要考虑的不是干掉我们,它干掉我们又被其他人干掉了有什么意义呢,它最重要的是挡住北美、西欧、巴西、印度等市场上New Relic、Appdynamics的冲击,这两家厂商每年都是百分之百的增速,照这个势头发展很快将追上Compuware。Compuware有很明确的战略重心,砍掉跟APM无关的业务,砍掉不赚钱的业务,中国区市场市场就是这样。Compuware没必要再回到中国来。”

但他也坦率透露,这家美国APM厂商(Compuware)正在攒大招,开发下一代APM产品,据消息称新产品有很多令人期待的特性,轻量级的用户体验是未来APM的重要探索方向。

相比国际市场上众多厂商如CA、Compuware、New Relic、Appdynamics、AppNeta、Riverbed、Netscout等热闹纷呈,目前国内APM市场本土企业数量不多,但在如今行业去IOE化、软件国有化潮流之下机会很多。

何晓阳认为OneAPM这样本土成长起来的企业更加了解国内的市场需求,美国人的APM产品并不适应中国的IT环境,通常美国软件产品都是垂直换代的,或者倾向于使用最新的技术,但是在中国往往是新老并存,并且IT并发量要高于美国。

他并不认同所谓OneAPM存在网络监控短板的说法,OneAPM提供Gartner所定义的完整的五维度端到端解决方案,“这里面跟网络是没有关系的,NPM与APM是两个事情。任何一个标准的APM公司,像AppDynamics、Compuware,它们的APM产品线跟网络是没有关系的。” 另外,OneAPM也将在今年推出BI相关产品,他认为这将是APM公司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之一。

之前OneAPM发文否认了“老东家”东方通将并购OneAPM传言,并强调自己2018年独立上市目标不变。在采访中何晓阳确认将是美股上市,并表示实现上市目标意味着OneAPM要达到年收入一亿美金左右的水平。

对比New Relic 、Compuware、AppDynamics 等国外同行,何晓阳称

“我们这样的公司在生态成熟之后,预期每年营收应该在1亿美金左右,利润占营收一半。国外的New Relic早已实现营收过1亿美金,但利润还没有,SaaS公司赚钱的机会都在后期。Compuware、AppDynamics已经实现盈利。AppDynamics今年上市的可能性很大,预计市值将远超New Relic,这个领域将迎来一个50亿美金市值规模的公司。”

对于APM市场格局预期,何晓阳认为“国际市场上,未来四五年AppDynamics将占据份额和营收第一名;用户数量上看,New Relic的用户数量将远超过其他所有厂商的总和,很多其他公司像Compuware、AppNeta、Riverbed都会在细分领域找到自己的机会。”至于国内市场状况,他表示另一家较为有名的同行盯OneAPM盯得很紧,尤其是在市场层面。

何晓阳称,

“面对这么大的市场,我们关注的是如何把地给圈了,而不是现在赶紧把钱挣了。”

(更多互联网科技,请关注[投名状]微信公众号: topsage
我们的博客:【知乎则也】

Copyright © 知乎则也 保留所有权利.   优品汇 Ality主题 京ICP备1404616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