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北研关闭,缘何演变成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人才争夺战?

2015年04月14日 公司 评论关闭 阅读 705 views 次

雅虎

这是郑钧第二次经历自己所在的跨国公司突然宣布退出中国了。

上一次是2010年,郑钧还是谷歌中国的员工。他清楚的记得,1月13日早上,自己正与美国的同事开着电话会议,突然,电话中断、网络掉线,百无聊赖的他随手刷了一下新浪微博,赫然看见一条消息:谷歌宣布退出中国。随后,谷歌大中华区负责人刘允宣布了这一消息。“他当时头发蓬松,双眼朦胧,也不知道是一夜没睡,还是刚刚睡醒。我们都被震惊了,之前都不知道,刘允应该也不知道。”

这一次是3月18日,一位从美国专程飞到北京的一位雅虎高级副总裁在全员会议上突然宣布雅虎总部决定关闭北京全球研发中心。随即,雅虎北研创始人、张晨稍显激动,他对全体员工喊道:你们都从雅虎北研毕业了。(注:张晨已经于3月31日正式加盟京东,担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京东商城技术研发体系工作。

“外界提前一天开始传言,算是有心里准备了,但真宣布的时候,还是感觉有点突然。”前雅虎个性化推荐部门的程序员李江说。就在3月6日,雅虎北研的官方微博还发布了一条招聘信息:现在只要加入雅虎北研,就可以免费获得iPhone6或者6 Plus。一些用户在下面留言抱怨,为什么招聘的职位只有技术开发,没有产品经理。如今,那条微博下面,已经变成了各个互联网公司HR欢迎雅虎员工加入自己的公司的留言。

“谷歌当时并没有宣布关闭中国部门,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支持总部决定的,除了有不少网友来谷歌的楼下献花,我们都是照常工作。”郑钧又继续在谷歌中国工作了2年才离开,并于2013年3月加入雅虎中国。不过,在雅虎工作一年半后,郑钧选择加入了中国本土一家广告搜索公司,此次回到雅虎北研楼下,是为了帮助新公司招聘雅虎北研的旧同事。在他眼中,此时的雅虎与当年谷歌完全不同。

哀伤的情绪还没来得及酝酿,雅虎关闭北研就已经演变成了一场中国互联网公司争夺人才的狂欢派对。一大波又一大波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从四面八方涌到雅虎北研所在的清华同方广场二期D座楼下,带来的不是代表哀悼的献花,而是连夜赶制出来的招聘广告,上面写着诸如:“别人把你当业绩,我们把你当奇迹”的字样。而在这之前,这些前来招聘的人们,大多数的人们不知道雅虎在北京有研发中心,更不知道研发中心的地址。

这一场派对很大程度上带有作秀的成份。“很多公司就是想趁此机会自我宣传一下。”李江说,在关闭雅虎北研的消息传出不到两周内,已经有近百家企业先后在雅虎的楼下打起了招聘的广告牌,“并不是他们不是真心的招人,而是招聘的企业太多了,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有好几个offer。”随着人们对雅虎北研的关注,越来越多的公司参与到了这场狂欢派对,至少这是一次曝光的机会。

 

雅虎宣布裁员后,拉勾组织一大批企业来选人

“三月初的时候,我们就听到雅虎北研可能有变的风声,所以,我们其实是有准备的。”拉勾网许单单对《财经天下》周刊说。18日下午,雅虎北研关闭的消息坐实后,拉勾网就决定第二天直接在雅虎北研楼下召开招聘专场,随即开始联系微软、百度、腾讯、京东、美团、易到等业务相关的互联网公司部门负责人,并包下了清华同方二期D座一层的江南赋9号餐厅。

微软广告搜索部门的韩殿飞得知消息后,连夜赶制了一个招聘广告牌,并把微软广告搜索的CVP David ku、EVP陆奇、CTO王永东等前雅虎员工的头像信息印在了广告牌上,写着:这里有你们熟悉的前同事,他们正在和我们一起改变世界。到了招聘现场,韩殿飞才发现这个广告牌制作的太过匆忙,连招聘职位都没来得及写上。于是,他又用便签纸手写了包括搜索、广告、市场等20个职位信息。

更多的公司根本没来得及制作雅虎招聘的广告,京东金融技术部的吴大飞在3月19日上班后才得知招聘的信息,便直接与HR带着之前的招聘易拉宝赶到了现场。

“什么叫互联网速度?雅虎宣布裁员后,拉勾组织一大批企业来选人,微软啊爱奇艺啊,今天下午2点开始,近20家企业技术部老大或者VP就来雅虎公司对面的饭店里,现场面试现场给offer。这已经与传统行业思维不同了。”拉勾网创始人许单单在微信朋友圈里说。显然,这条朋友圈本身就多少带了一点作秀的成份。

“这次互联网公司的反应就是快。”曾经在诺基亚和索尼裁员时帮助企业招聘的猎聘网CEO戴科彬对《财经天下》周刊说。3月20日中午,他也带领着同事来到雅虎楼下。这一天,百度、腾讯等前来招聘的公司已经摆出了专门为雅虎北研制作的招聘易拉宝,大疆甚至还专门带来了无人机。

实际上,在雅虎北研关闭消息传出不久后,淘宝上就有人开始售卖雅虎北研员工的联系方式。而前雅虎北研HR白静在朋友圈贴出了雅虎招聘群的二维码后,2个小时内就涌入了300多名创业公司的CEO和HR。

3月22日,周伯通与36kr组织了一个雅虎见面会,这个取名为“选择与未来”的见面会在邀请函上表示:这件事情的发生让你们有机会停下来反思过去和考虑将来。在见面会的现场,创业CEO们的数量远远超出了雅虎员工,CEO们轮番演讲,激动的诉说着自己的情怀和公司的前景。其中的一位创业公司CEO放弃了与一位投资人见面机会特地赶来,“我真的求贤若渴,”他说。

猎头郭嘉对互联网公司的反应速度感到惶恐。他在之前就已经与几个有跳槽意愿的雅虎北研员工建立了长期联系,但没想到最后这几个员工纷纷表示,前同事或者招聘公司直接跟他们接触了。

“现在猎头的工作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不再被动的接收企业的需求后再寻访人才,而是更偏向求职者,针对细分的行业维护稳定的关系。”猎聘网戴科彬说。近两年来,随着基于社交关系的招聘网站兴起,猎头们也更改了工作方式,更注重社交和年薪40万元以上的人才。但此次雅虎北研,还是让这些猎头感到了惶恐,“这些公司的速度太可怕了。”郭嘉说。

“这次找工作,同事推荐已经够给力了,很多雅虎的前同事在其他公司都身居要职,我们不需要猎头推荐。”李江每天都会接到十几个猎头的电话,他都会礼貌性的问一下情况就挂掉。现在,他手中有好几个offer,除了腾讯这样的巨头,更多的是创业公司,每一家给出的薪资都比雅虎多出十几万。

 

雅虎北研员工更青睐于创业公司,而非巨头

“我听到一个消息,已经有人拿到了200万的年薪了。”3月25日下午,合照的第二天,雅虎的同事们又进行了一次聚餐,算是告别。这次聚会上,丝毫没有感伤的情绪,人们都在谈论自己的机会和已经拿到的offer。

实际上,在宣布裁员的第一天,李江就拿到了一个offer。“稀里糊涂的就拿到了,但因为有这个offer打底,在外面才高冷得不行。”李江所在的个性化推荐部门一共有40多名员工,猎豹整体打包接收,每个人的薪水上涨一倍左右。李江猜测,是他们的部门经理与猎豹沟通的。不过,李江选择了离队,加入另一家快速增长的二线互联网公司。

“人才太抢手了,很多人手里都不止一个offer。”猎聘网戴科彬说。而拉勾网许单单也表示,“今年和往年相比,互联网公司的人才缺口更大了,饥饿感更强烈,而眼前的“肉”更新鲜。

清科创投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创投市场共发生1917起投资,金额168.8亿元,其中的1120起为初创项目,为近10年的最高峰。对于这些互联网科技公司,技术和产品已经成为公司竞争力最关键的一部分。美团网CEO王兴曾表示,能够赢得当年的千团大战,技术部的能力功不可没。

但缺乏合适的技术人才,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普遍现状。“我认识的95%的线下出身的创业者都找不到技术合伙人。”滴滴打车CEO程维说,为了挖人,使尽浑身解数。蜜芽宝贝CEO刘楠甚至直接在好乐买的办公楼下连续坐了几天挨个给技术部的员工打电话,这一次,刘楠又派出了蜜芽宝贝的HR团队去雅虎楼下抢人。

雅虎北研约有350名员工,除了少数的行政和市场人员,有约300名为技术人员。其中,有85%以上的员工拥有研究生及以上学历,42%来自中国排名前十的高等学府,20%拥有海外背景。此次裁撤,雅虎美国总部会接收其中的三分之一,而剩下的200多名员工,对于中国的互联网科技公司而言,无异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只要能抢到。就连小米CEO雷军亲自上阵,为顺为基金所投资的30多家企业抢人。不论是BAT巨头,还是创业型公司,对技术人才的渴求已经超出了想象。“无论如何也要抢到人,能抢到什么算什么。”风行网的一位HR对许单单说。

对于蓬勃发展的中国互联网来说,200名员工,杯水车薪。大部分公司都要空手而归。“光我们微软搜索广告部门,今年就有40个招聘名额,你说这些人从哪里来。”沈殿飞说。在3月27日洋码头的一个分享会上,当《财经天下》周刊提到雅虎北研裁撤事件时,洋码头CEO曾碧波感慨说,“我们这次连汤都喝不到。”

供需严重的不平衡。领英中国区的负责人找到郑钧,希望他能够给领英推荐几个产品经理。郑钧把自己认识的产品经理介绍给他,但不久对方又打来电话说,“你介绍的产品经理太偏后端(技术)了,有偏前端(服务)的吗?”郑钧笑着说,“有啊,就是我了。”根据郑钧的了解,实际上,在雅虎只有四个产品经理。而对于中国雨后春笋般涌出的创业公司来说,偏服务型的产品经理更为稀缺。

“怎么都是技术,没有产品呢?”在3月19日,拉勾网组织的招聘现场,京东的吴大飞不停的自言自语。那一下午,京东是最大的赢家,有十几位雅虎北研的员工与吴大飞进行了面谈。但更多公司的HR甚至连雅虎北研的员工都没有见到。“你是雅虎的人吗?”他们不停的问每一个路过的人。在得知不是后,他们又接着表示,“不是也没关系,我们也可以谈一谈。”

不过,也有一些雅虎员感到闷闷不乐。在得知雅虎北研中心关闭的第二天,黄磊就带着简历来到了雅虎北研的楼下。“这次裁员有200多人,他们都有工作经验,但是雅虎还有30名的校招生,我们没有工作经验有点担心。”即将从中科院研究生毕业的黄磊不久前刚刚通过了雅虎的校园招聘。当时他同时拿到了雅虎北研和奇虎360的校园招聘offer,最后选择了雅虎,这次他也能拿到3个月的薪水作为补偿。

奇虎360的HR极力劝说黄磊再去奇虎面试一次,这让黄磊觉得有点受宠若惊。但很快,他发现自己一天接到不下20各来自各种猎头或者HR的电话,询问他是否在雅虎北研工作过,有没有兴趣加入自己的公司。但是,有一点让黄磊如鲠在喉,雅虎原可以解决应届毕业生的户口,但现在黄磊的户口悬而未决。

大部分雅虎北研的员工都更青睐于快速发展的公司,而非巨头。在他们看来,在BAT这些巨头中,工作的上升空间有限,而创业公司的前景更开阔,尤其是刚刚融过C轮公司,能够支付得起更高的价格。他们大多都拿到了40至80万元的年薪,其中有些人则拿到了100万元以上。而在创业公司也有助于他们积累创业经验。“人才市场在变化,这次表现最不理性的其实是B轮和C轮的创业公司,很疯狂。”领英中国区总裁沈博阳感叹说。

“你知道美国有个Paypal帮吗,这一次雅虎北研关闭,我感觉未来雅虎帮会发展起来的。”李江说,这一次也有一些同事选择了创业。此次雅虎裁撤,采取了n+1的补助方式,n是工作年限。李江2012年研究生毕业后进入雅虎,起薪是19万元,到2015年加上股票和福利年薪约30万元多,而工作年限更久的,或者有其他工作经验的,年薪在40至60万元是正常的水平。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一笔免税的补偿金,已经足够作为创业启动资金。

 

衰落的雅虎:在中国早已成为局外人

3月24日,郑钧再次来到雅虎北研楼下,他原本是想看看自己公司前来招人的同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但却意外的遇见了很多此前就离开雅虎的老同事。原来3月19日,雅虎北研的几个员工就自发的决定在24日这一天一起拍一张合照,算是最后的留念,这一消息很快得到了其他人的响应。已经去美团工作的王峰趁着工作的间隙也特地穿上了代表雅虎的紫色T恤赶了过来。

最终超过200名雅虎北研员工站在了清华同方的广场上,他们大多数穿着写有“Yahoo!”、“MAKING GOOD A DAILY HABIT”等字样的雅虎文化衫,手牵着紫色和白色混合的气球,满脸笑容。摆在最前面的条幅上写着:雅虎北研我们毕业了!

实际上,雅虎在中国早已成为局外人。2005年,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时,双方达成协议,雅虎将其在中国的全部资产“打包”给阿里巴巴,再出资金10亿美元换取当时阿里巴巴40%的股份,并承诺在中国不再从事与阿里相冲突的业务。2009年,雅虎在北京建立研发中心,成为雅虎在中国的唯一实体所在。雅虎北研为雅虎全球业务提供面向未来的创新技术,分为科学驱动,个性化,广告,移动和云计算四个方向的服务。“我的客户在全球各地,除了中国。”郑钧感慨道,这也是他半年前决定离开雅虎北研的原因之一。

郑钧和前同事们决定上楼再去看一看。12层的电梯口附近是刚刚换上去不久的宣传广告,有雅虎北研2015年校园招聘的,有雅虎食堂的,也有宣传雅虎文化的,更让郑钧意外的是,他的工位还在,上面还写着他的名字。

“你知道吗?雅虎北研的食堂其实才刚建成了一个多月。”郑钧感慨说,2012年7月17日,玛丽莎·梅耶尔出任雅虎CEO后,试图把雅虎改造的更酷更年轻化,并在全球的雅虎公司推行免费午餐行动,但雅虎北研的食堂却迟迟没有建成,此前只有一个月一次的午餐,为此,雅虎北研的员工还写信抗议过。不曾想,刚刚建成公司却被裁撤掉了。

“我知道雅虎北研早晚要关,但却没想到会这么快。”郑钧感慨道。2010年,在谷歌宣布退出中国的时候,郑钧在心里是瞧不上雅虎的,认为雅虎已经江河日下、老态龙钟。但是,梅耶尔出任雅虎CEO后作出的一些决策让郑钧一度认为,雅虎有可能重振往日雄风,而且梅耶尔此前也是谷歌的25位领军人物之一。因此,郑钧在2013年选择加入了雅虎。

3月3日,为了庆祝雅虎生日,梅耶尔号召3400名雅虎员工聚集在加州森尼韦尔公司总部,齐声用岳得尔民歌的唱法呼喊“Yahoo”长达1分钟,据称这创造了一项新的世界纪录。但却被外界称为“最后呐喊”。过去十年间,雅虎一直在自救,但却难见成效。

“梅耶尔的很多决策,我们内部都是支持的,但是留给雅虎的时间太少了。”郑钧感慨道。作为曾经的搜索广告市场中的老大,虽然梅耶尔努力推动雅虎改革,但依然没有阻止住在广告市场中份额不断下滑的趋势。

雅虎作为门户网站的鼻祖,在20世纪90年代,包括谷歌在内,众多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只能望其项背。但在随后的发展历程中,雅虎在并没有很好地运用自己的领先优势。面对谷歌与Facebook的崛起,雅虎曾经多次错过借助收购扩大势力的机会,并一直对自身的定位认知不清。

早在2012年,Google广告营收已达437亿美元,Facebook广告营收已达22亿美元。投资银行Pivotal Research分析师布赖恩·维塞尔表示:“如果你将Google和Facebook排除在外,那么网络广告市场就几乎没有增长。它们几乎占据所有份额,雅虎和AOL则一直处境艰难。”

雅虎有41%的营收来自于它的搜索广告业务。在2014年第二季度,雅虎的搜索收入为4.28亿美元,市场调查机构comScore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雅虎在搜索广告领域的市场份额已经从当年年2月份的10.3%下降到5月份的10%,而显示广告收入更是出现了减少的趋势。

此次雅虎关闭北研中心,不过是其缩减全球业务、勒紧裤带的必然选择。实际上,在宣布关闭北研中心的前一个月,雅虎刚刚在加拿大完成了一轮裁员,规模在100至200人左右。2014年,雅虎还先后在印度、孟加拉等国实行大规模裁员。

中国人力成本上涨可能是促使梅耶尔决定关闭雅虎北研最后的助推力。中国快速增长的本土不但蚕食了跨国公司原有的市场,也太高了人力成本。微软的数据显示,中美之间员工工资差距已经缩小到20-30%,而企业整体之处上更相差无几。近年来,从诺基亚、索尼到惠普……国际巨头纷纷缩减中国业务。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赶超和被赶超,iOS和android战胜了windows,ARM挑战了intel,Nokia从全球第一到被扫地出局只经历了不到十年。我们与雅虎正处在这样的互联网时代,而我们与雅虎也正是这个伟大互联网时代的一部分。”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比较政治与公共政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周一骏评价说。(郑钧、李江、吴大飞、黄磊为化名,原文标题为《争夺雅虎北研:巨头衰落与创业疯狂》)

 

【本文转载自《财经天下》,作者为朱晓培】

(更多互联网科技,请关注[投名状]微信公众号: topsage
我们的博客:【知乎则也】

Copyright © 知乎则也 保留所有权利.   优品汇 Ality主题 京ICP备1404616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