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一条游走游戏直播行业的“鲶鱼”

2015年03月14日 观点 评论关闭 阅读 1,000 views 次

游戏 电竞

近日电竞直播圈爆出的一些新闻不仅吸引了众多网游爱好者的眼球,其香艳咂舌的程度丝毫不亚于由明星大腕引发的娱乐八卦新闻。像什么“主播年薪超千万 游戏直播挖角愈演愈烈”,“欢聚时代7亿砸向虎牙直播”,“女主播状告直播平台潜规则不成恶意欠薪”等等,让人怀疑电竞直播圈内事的娱乐程度已经有直追娱乐圈的趋势,但仔细研究发现,这一切都是一条行业内的“鲶鱼”加入后发生的。

 

“诸侯”乱战

这条“鲶鱼”就是2014年出现的“斗鱼”TV,据了解,“斗鱼”TV是在2014年成立,并且短期内连续获得红杉资本A轮2000万人民币及B轮2000万美金融资的。而“斗鱼”成立后凭借短期内巨额融资持续下本狠砸游戏直播资源和一线主播,也成就了他短期内的异军突起,并有了与“虎牙”、“战旗”等竞争的资本。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斗鱼”进入前,虽然游戏直播行业也存在比较激烈的竞争,但本质上还是属于相对理性的,一线主播的年薪等也还维持在几十万这个相对高但不令人咋舌的地步。但是,在“斗鱼”发起主播争夺战后,不仅一线主播年薪被抬升到千万这个让人目瞪口呆的级别,电竞赛事和游戏版权的价格也水涨船高,可以说,这一些都是“斗鱼”进入游戏直播行业后的非理性竞争造成的。

开句玩笑说,任何不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都是耍流氓,针对游戏直播这个行业,我们现在还未看到更多的赢利点。从整个游戏直播行业来看,亏损是常态,不仅是“斗鱼”,其他老牌平台也鲜有盈利。

不过,“斗鱼”确实如“鲶鱼”一般搅动了整个游戏直播行业,在“斗鱼”千万年薪挖角后,其他平台不得不跟进,甚至YY在刚刚的财报会议中也把游戏直播这块本来循序渐进发展的业务单独提出来解说,并预计“投入7亿”来直面这个垂直领域突然发生的竞争。

其后,其他平台无论在主播,还是游戏版权方面都格外注意,直接的反应就是2015年初,关于游戏直播版权的各种诉讼和口水充斥整个市场,“火猫起诉斗鱼”、“七煌炮轰腾讯”等都是在这个大背景下被催生的。

当然,“斗鱼”的出现从一定角度盘活了这个本来还没进入人们视野的行业,但也让还未见到盈利希望的游戏直播行业提前进入到了激烈竞争的阶段,“斗鱼”此举是“崽花爷钱心不疼”的无心之举?还是想要搅乱市场,意图乱中取胜呢?

 

成本之痛

我们从“斗鱼”的融资轨迹可以发现,2014年,“斗鱼”不到一年之内就陆续获得同一VC两轮融资,规模分别为2000万人民币和2000万美金。可以预测下,应该是第一轮花的太快,“斗鱼”才需要短期内连续融资。其花钱速度之快、之狠,完全可以说是不计生死。

那我们再来看下,经过新一轮烧钱后,“斗鱼”还有多少结余?业内估计,仅带宽,现在每月“斗鱼”就要付出1500万人民币,而2014年,这个数字不会少于8000万。另外,签约战队等市场活动业内估计“斗鱼”在2014年每月支出也在200万左右,两项合计,支出至少1亿元人民币。

而年初,“斗鱼”挖角6主播花费在6000万人民币,按照行规,会提前预付50%给主播个人,也就是3000万。如此计算,“斗鱼”余下的现金也就4000-5000万,这还是不计算人工及管理、办公成本等其他费用的情况下。以带宽成本每月1500万,其他活动及管理办公成本合集每月500万计算,“斗鱼”现金流仅够支撑2-3个月。可以说,“斗鱼”的市场是游走在悬崖边上烧钱“烧”出来的。

不仅“斗鱼”,其他平台在与其竞争也面临这成本的问题。按照现在的态势,如果要保持竞争能力,一线主播一年至少要1-2亿的投入,带宽也在1.5-2亿上下,如果再算上版权与其他运营成本,现在国内主流的游戏直播平台,一年没有4-5亿是无法保持竞争优势的。

 

盈利困局

但是,与成本相对应的肯定是收入,据业内预估,即令“斗鱼”2014年花费了1亿多的成本,其产出最多也不过3000万而已。巨大的成本与收入的倒挂势必造成一些资本背景不太丰厚的平台出局。

目前,游戏直播行业变现有四种方式,广告、游戏联运、会员订阅和虚拟道具。因为担忧用户体验,各大平台都不敢启动广告,这块收入基本忽略不计;除“虎牙”之外,其他平台会员订阅和虚拟道具体系尚未建立,大部分直播企业的收入主要靠页游联运,这块占比可能超过90%,但是这块本质上属于杀鸡取卵,“英雄联盟用户过来看直播,你给他推荐一款页游,转化率可想而知”。

所以,从短期看,游戏直播行业还不具备单独造血的能力,如此一来就需要“金主”持续的投入。但这点对于“斗鱼”而言才是最不利的。

“虎牙”直播有YY支持,并且YY预计2015年投入7亿人民币。加大技术硬件升级和市场投放。而战旗tv背后的浙报传媒现在市值达到了230亿人民币,也是不差钱的主,更别说腾讯背书的龙珠直播。,反观“斗鱼”,在持续投入见不到盈利和下家接盘的情况下,VC很难再继续给“斗鱼”输血,而下一步的资金来源将成为“斗鱼”生死的关键点。一旦“斗鱼”资金后继乏力,游戏直播行业的竞争也会在没有搅局“鲶鱼”的情况下回归理性。

之所以判断如果“鲶鱼”退出,行业会趋于理性,基于最基本的一个资本判断。我们可以看到,除了“斗鱼”外,其他几家均为公开上市企业。他们可以在产品以及正常市场投入上进行竞争,前提是在资本市场认可并且股民认可的前提下,所以他们的竞争都是在“阳光”下进行的。而“斗鱼”则不然,他是单纯逐利的资本驱动,有利可图资本追逐,出现大风险,首先收手的肯定还是资本。所以,与其说“斗鱼”是竞争,不如说他是在赌博,堵市场,也在堵VC,一旦有一方出现问题,基础也就不复存在。而市场也将回归到2014年的理性竞争。

 

背后的故事

当然,“斗鱼”现在的竞争行为有些违背一般常识也可能和背后运营方的理念有些关系。日前有新闻报道称,知名弹幕网站AcFun的三名高管被刑拘,而Acfun的资方奥飞动漫正是“斗鱼”tv的投资方(红杉资本应为风险投资)。在Acfun三高管被刑拘事件持续发酵后,有更多的消息人士透露,原A站某负责人去年开始插手“斗鱼”管理,并将自己持有的股份卖给奥飞动漫,自己套现跑路并让三名同事惹上了官司。如果上述说法属实,无疑会让人对“斗鱼”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也许,这条引发游戏直播行业骚动的“鲶鱼”就此失去未来也说不定。

当然,就此判断“斗鱼”前景黯淡也过于武断,不过,这种市场策略以及操作手法却会让资本市场对其产生恐惧。对于资本而言,上市套现往往意味着一个资本阶段的获利结束,但是“斗鱼”的种种做法却让我们有个疑惑,当过多的采用破坏市场竞争平衡来获利,在资本市场,还能再次获得信任么?

(更多互联网科技,请关注[投名状]微信公众号: topsage
我们的博客:【知乎则也】

Copyright © 知乎则也 保留所有权利.   优品汇 Ality主题 京ICP备1404616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