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点闹钟移师北京,他们要做帮用户解决信息冗余的工具导向平台

2015年03月13日 公司 评论关闭 阅读 555 views 次

我确实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个当年国内最早在 Android 平台上的创业公司会再一次希望自己变得“高调”一点、希望自己有个全新的面貌,也确实没有想过,自己会是最早见证这个过程的人之一。

2011 年,正点闹钟几个创始人从当年的金山毒霸无线事业部出来后,公司就一直放在珠海。“当时黎万强和他所在的词霸无线事业部跟着雷总去了小米,但我们想出来创业”,CEO 董博英说,但他们花了近三年时间来承受“珠海”这个不大不小的错误。

在董博英看来,珠海并不是个适合无线互联网企业的地方。虽然正点依靠早期的工具箱、闹钟和后续的日历等产品获取了极大的用户基数,但一直在盈利和扩张上变得谨慎、犹豫不前。“创业最痛苦的就是大又大不了,小又小不了,夹在中间,很痛苦”,他说。

渐渐地,正点闹钟在“安稳”里执行力和产品迭代/扩张速度变慢,最终他们决定关掉珠海公司,完全搬到北京。

其实在过去的两年内他们并不是没有盈利模式。他们曾经和肯德基合作,在起床闹钟里置入早餐优惠券,“转化率很高”。但他们认为这种硬性的广告最终会导致产品的形象变差,也是对用户的信息干扰,不是长久之计。

“产品”是这次对话里董博英提到最多的一个词。我算正点闹钟最早的一批客户,但后来几年因为手机选用其它平台而中断。而当我去年中旬换回 Android 手机的时候,正点闹钟却变得“面目全非” —— 它变得不像闹钟,变得臃肿,冗余,甚至看完向导之后我发现自己默认被添加了很多个几乎用不到的闹钟。

这个问题董博英显然也知道,最新的正点闹钟已经有很大不同了,短短半年间。“当时我们几个做技术的并没有产品概念,以为只要实现了功能,把它们放在一起就行了”,他说,“但是,就像你说的,我们收到很多类似抱怨产品臃肿的反馈”。于是,在过去的一年内,董博英一直和其他互联网公司的产品人交流,“以腾讯和 360 为主”。他开始知道,产品不仅要功能强大,还需要好用,甚至需要做出取舍。最新的这个三栏导航版正点闹钟,就是他本人带队改出来的产品。

Android 是正点闹钟的大本营,最新的版本里部分功能和交互还只在 Android 版上出现,不过 iOS 后续会跟上。现在的正点闹钟依然算不上是纯粹意义上的闹钟,而是一个围绕用户自己的事件管理工具。首个标签的“闹钟”更像是待办事项 timeline,第二个标签相当于原来正点日历承载的月视图和广维度时间管理功能,最后是他们接下来会主打的“发现”频道。

前两个标签就像 Wunderlist 和 Sunrise 的整合,毫无疑问更本地化,不过并没有两者“团队”、“协作”相关的特性,而是完全以个人为核心。闹钟只是个名字,通过社交网络信息或手动设定,这里可以记录亲人、好友的重要事件提醒(如生日),还能提醒服药、喝水、节假日等。内置带有多种提醒、事件的模板,每个模板根据事件的重要性,提醒形式和强度也会不同。当然,也可以选择自定义,甚至自己录一段提醒语音。

重头戏“发现”同样围绕“人”展开,这里会是一个帮助用户连接世界不同信息源的枢纽。在这里,正点闹钟会自己收集或与合作伙伴一起为用户提供不同内容的个性化推送。比如和凤凰科技合作的不同厂商品牌发布会时间表、和抠电影合作的热门新片线上资源提醒,另外还有一些体育赛事、Apple Watch 抢购时间表等内容。这些内容会在官方运营下不断更新,适应实时热点,也会在未来获取足够用户数据之后针对每个使用者的喜好进行个性化推荐。

“这不仅是一个记录或者推荐服务的窗口,那样是做不大的”,董博英认为,“现在有太多线下服务被信息化,但对于用户而言就造成一种信息严重超载的状态。他们会需要一个工具帮他们把这些信息收集起来,帮他们做最合理的规划”。比如他们会帮助用户手机短信里的信用卡还款和违章信息:违章罚款的缴纳期限为两年,很多日常事务繁忙的用户可能不需要在第一时间处理,但短信很容易被遗忘;信用卡账期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产生滞纳金,第二阶段会影响信用记录。这些信息,包括以后可能的邮件、社交网络或者其它来源的提醒,在董博英看来都需要有一个工具帮助用户统一收集管理,并在合适的时间点智能呈现给用户 —— 这是这个阶段正点闹钟的终极目标。“现在可能也有类似的产品,但帮用户过滤冗余信息的漏斗口还远不够窄”。

上面,就是董博英在盈利和用户体验之间做出的模式选择。让产品更顺应这个时代和更多用户,同时也对投资者负责。

“对 VC 而言,投资投的是成功透明度,从天使、A 到 B …… 每一轮这个项目的成功可能性都变得越来越确定,所以他们付出相同成本获得的股权也会有变化;对创业者来说,融资是一种信用透支,创业初期你可能还没有实际证明就能拿到钱,但随着公司发展,你获得的会越来越接近你实际的成果。一旦项目失败,它就会成为你的缺憾”,董博英这句话给我的印象很深刻。

董博英一直以来比较低调,在这之前他只接受过福布斯和 Fast Company 的采访,而现在,未来新时期的规划,他开始接受对我这样的毛头小子说这些内容。一样需要动达到的,还有产品和公司。产品改变已经初具模型,而公司则还在进程中。正点移师北京,带来了一部分希望跟随的珠海老员工,现在是三十人左右的精益状态,但对于他们要搭建的平台而言还不够丰满。接下来,他们需要找到“特别好的产品”,因为中国现在不缺产品人,但缺乏好的产品人。这个领域在国内没有科班出身,互联网行业里科班出身的几乎只有技术、设计和市场,他们具备可跨行业平移的专业技能。然而产品是大脑,运营是神经“,他说,大脑才主导一切,神经只是对它的支撑。

(更多互联网科技,请关注[投名状]微信公众号: topsage
我们的博客:【知乎则也】

Copyright © 知乎则也 保留所有权利.   优品汇 Ality主题 京ICP备1404616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