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怎么打智能硬件的牌?

2015年02月05日 产品 评论关闭 阅读 564 views 次

乐视

【张思/知也主笔】最近乐视梳理了自己纷繁复杂的组织结构,划定了五大事业群:互联网应用事业群、互联网内容事业群、云计算事业群、智能终端事业群、乐视体育事业群。一直沸沸扬扬传闻要推出的乐视超级手机和其他所有智能设备都属于智能终端事业群。“确实有团队在研发智能手机。”智能终端事业群CMO彭纲告诉《商业价值》记者,“不过我这里还没有风吹草动,从我的角度必须干点儿不一样的事情。”

而彭纲的态度与乐视CEO贾跃亭1月8日微博放出来的态度一致,贾跃亭提到乐视做手机要坚持三个一定:

1,一定要做出与众不同的奢侈产品和极致用户体验;

2,一定要不只是台手机,而是一个移动互联网生态系统;

3,一定要打造一个新模式,创造更高的用户价值并能够推动行业进步。

关于乐视要做手机的消息已经在圈子内发酵了很久,而贾跃亭先是在微博发起话题:粉丝心目中的乐视超级手机是什么样的,随后又提出了三个一定,有分析认为这是作实了乐视将推出智能手机的消息,但是也很有可能就是消息继续发酵,为市场为乐视自己留一个最好的故事。

根据彭纲给出的逻辑,乐视做智能硬件目前还是围绕自己已经巩固的地盘——内容,而这也是来自于超级电视的成功经验,乐视成立智能终端事业群就是打算将电视机的成功,复制到更多的终端和设备。

 

哪一个行业,应该先 “智能”起来?

继盒子、电视之后,乐视挑中的第一个智能产品是智能故事光机(通过与乐视开发的讲故事APP模,可以实现远程推送父母所讲的故事内容,也可以远程对话,采取光机也就是投影仪投射的方式降低对眼睛的伤害),定名乐小宝。亲子这个巨大的市场是所以商家都不容忽视的,不过乐视考虑的是怎么切入?拿走哪块蛋糕?乐小宝属于玩具市场,在做乐小宝前彭纲对这个自己打算杀入的领域做了一番调查。

彭纲接触了几十家玩具厂商,他将这些厂商为分两类:一类是没有自有品牌只做国外品牌的代工厂商;另一类有自身品牌,产品也多是抄袭国外产品,这类厂商目前并没有规模型厂商。而两类无论哪一类,他们都有一个共性:缺乏进取心。“我见过很多,他们都说我们不需要你投资,每个月几千万,一年几个亿,日子过得挺好的。”据彭纲测算,目前国内的玩具厂商毛利高的甚至可以超过90%。

今天很多行业对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都极为不安,寻找各种转型的方法,但惟独玩具行业还在稳坐钓鱼台。这主要是因为是互联网对它的影响很小,根据乐视拿到的数据,线上销售跟线下销售的比例是1:20,渠道还是最重要的。

具体到乐小宝这款产品,彭纲说想要进入这个领域首先要有成熟的硬件方案,否则难度太大。在彭纲看来智能硬件并不是一个行业,而是改变原有的行业和产品,因此尽管玩具市场有成熟的故事光机方案,但是乐视依然有机会:首先目前的故事光机并不是智能产品;其次当前的故事光机售价极高,都在千元以上。

《商业价值》记者算了笔账:成本减掉蓝牙芯片,只有两三百块钱,卖1200元。目前不带芯片模块最好的方案,成本可以控制在400以内,而最便宜的产品在淘宝上卖1100,渠道拿走三成利润,内容方拿走小部分,剩下都是厂商的。

对于来自互联网的挑战者来说这无疑是一块“沃土”:没有产业寡头或巨头,原本利润极高,行业内缺乏创新激情,但是硬件制造产业链成熟。事实上,不仅仅是乐视,所有互联网厂商颠覆传统产业、进军智能硬件行业所遵循的基本都是这样的原则。

 

从乐小宝看乐视的智能硬件

乐小宝在2014年3月就决定了切入点,但是产品到最近才开始预定销售,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用在挑选方案和软硬件联调上。

最初方案商拿来的都是卡通造型的故事机,但是最终的乐小宝造型并不是卡通造型,乐视要定义的是一款“科技产品”,这样做的目的一是希望让小朋友在一堆玩具中挑出与众不同的乐小宝,另外就是吸引父母的注意,因此科技感不能缺少。确定了造型方案只是最初步的,怎么与乐视目前的业务关联才是乐小宝产品的核心。如果做成故事机或者是玩具衍生品,彭纲认为是无意义的。就像今天乐视究竟要不要做手机这个问题的答案一样,如果只是乐视品牌的手机方案,再找代工厂生产,那么意义的确不大。

最早的故事光机无法联网,需要插入SD卡把内容植入,最后的方案则是通过实现手机APP与乐小宝互联,与乐视亲子频道合作,将动画片制作成模板,由父母讲故事并为卡通角色配音,支持远程推送。整个方案完成,历时半年。这种解决方案的应用场景可以实现父母远距离与家中的孩子互动,内容可以通过手机-乐视云-乐小宝的方式推送给孩子,乐小宝也设置了通话功能。

这样,不仅实现了与现有资源的整合,也有了创新的产品卖点以及应用场景。据彭纲说:乐小宝已经申请了专利,包括外观以及APP应用产品的逻辑、讲故事模式的专利。

此前乐视电视大热,但外界一直诟病乐视只是找个ODM方案做个包装推上市,对此说法彭纲反驳:我的供应商只是一个做光机的,APP、软硬件之间的配合这些都是我们自己在研发在做的。而这是产品的关键,“去年8月我们确定了方案,硬件不是问题,但是软硬联调做了三个月。”

彭纲觉得选择成熟的硬件方案是必须的,否则产品的可靠性就会大打折扣,软件和应用可以在使用中慢慢调整,但是一旦硬件可靠性差就会严重降低用户体验。而软件与内容则为乐小宝设置了一条护城河,让乐视不必担心会有人短期内作出类似的产品——开发APP以及调试就需要半年时间。

乐小宝的销售方式跟乐视电视一样:在乐视商城等电商渠道出售,采取硬件499元+一年亲子服务费99元的定价方式,物流配送都由乐视负责,厂家负责售后。

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准备的另外一个产品是自行车,乐视也不想把它做成一个健康类的产品,而是想把它做成游戏类的产品,与乐视体育能够合作,收费模式会用游戏点卡的模式。和乐小宝的思路一样,自行车做不好,软件应用再酷也没有用,而骑乘体验是需要时间调试和经验积累的,必须要找合作伙伴一起做。

按照这个逻辑,即使乐视推出手机也应该是这样的模式。只不过还有很多具体的问题需要答案,例如整合什么样的内容?怎么与生态链结合?现在手机所能承载的内容和场景很多,除了卖手机外,乐视可以收哪部分的服务费和内容费?视频服务肯定是选项之一,但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贾跃亭描述的新模式。而智能产业生态链,乐视目前还没有像小米那样多有布局,建立这样一个生态链也不是短期所能实现的。[知乎则也]

(更多互联网科技,请关注【知乎则也】

Copyright © 知乎则也 保留所有权利.   优品汇 Ality主题 京ICP备1404616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